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彼时兴欣武馆创业伊始,杂事繁多,新丁要调教,墙角四处挖,神兵千机伞材料得搜罗,又因与嘉世有隙惹了杭州城里大大小小的武师轮番踢馆。等叶修好不容易从俗事中脱身喘气,掐指一算,江湖心脏四加二聚首之日已逼上门来。

聚会那日叶修口若悬河,材料跟雷霆当家和微草当家软磨硬泡,生意跟蓝雨当家跟轮回副当家的狼狈为奸,等打算跟霸图副当家的弄些周转资金时,被轻飘飘的一句话顶了回来,“叶神可有些时日没与庄主联系了吧。”

饶是叶修也被噎得无语反驳。

张副庄主适时的捧起茶盏,捻起茶盖拨乱了云雾缭绕的水面,状似无奈的开了口,“来时庄主削了我的权,说这次我下江南不谈公务,只谈风月,若有些人想谈大买卖,西湖边上霸图船里自己找当家做主的说去。”

叶修环顾一圈,其他几位脸上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得了,一开始就来看他热闹的,回头看了一眼西湖水面上,霸图的船和船上的人就这么直杵进他眼里。

韩文清背手站在船头,往亭子里看来。

叶修只能挥手告别,跟岸边船家借了一叶扁舟,缓缓往船边使去。

“好时节啊老韩,赏莲否?”

韩大当家纵身一跃,鹰踏踩水直上轻舟,叶修索性收了浆,任由水流带走小舟。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