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啧啧”叶修抱起奄奄一息趴草地上的小老虎,这缺了一角的小耳朵,这油光水滑的皮毛,再举起爪子看肉垫上的狐火印记,叶修用他九条尾巴打赌,这就是他家消失了好几天的死对头韩文清嘛。
小老虎有气无力用爪子挠着叶修衣服,迷迷糊糊的样子惹得叶修心里痒痒的。
他捏起小老虎爪子按着肉垫玩,脸上半真半假的挂着笑,顺手就把小老虎翻了个身躺臂弯里,小老虎一惊,强打精神睁圆眼瞪他,叶修挠着他肚子上软毛,特别真诚的看着他,“宝宝啊,你记住了,你妈叫韩文清,我是你爸,叫叶修。你妈生了你,害羞逃跑了,我这几天独守空房啊,心里苦啊。”
“滚。”小老虎试图骂他,奈何幼体只能发出低吼,龇牙咧嘴的样子惹来叶修又一顿揉捏。但没办法,他刚渡完劫,说不好听点随便来只狗都能把他咬死,他手脚并用抵抗叶修那不要脸的揉捏都已经很费劲了。
叶修倒是玩得开心,刚通人性那会就盯上的老虎精,要不是仗着九尾狐天赋异禀硬是在他身上留下狐火印,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拐走了,这趟出门不亏,捡了“童养媳”回家,老韩的本体啊,不多见啊,还是幼体,不玩个够本怎么行呢
叶修抱着小老虎回洞的时候被围观了,跟他熟的妖群基本上都知道他跟霸图那只老虎精那么多年的相杀相爱,一看到小老虎一个个脑洞开得都突破下限了。
叶修插科打诨把这事混了过去,完了还特意交代他最近要闭关,让人别来打扰。陈果立马变回真身,一只可爱的小百灵鸟飞出去叽叽喳喳传播消息,苏沐橙别有深意的看了假正经的叶修,也帮忙轰走围观群众。
韩文清不安的摇着尾巴,任由叶修抱着他回自己洞穴,本来想着迎接他的会是一个杂乱不堪的洞穴,一看倒是心理有点安慰,虽然不像他的洞穴一样被张新杰打理得一尘不染整齐有序,但还是能住,被张新杰几百年的熏(po)陶(hai)搞出一点洁癖加强迫症的韩文清当下放松,趴在桌子上看着叶修补洞挖密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幼体的缘故,韩文清觉得自己幼稚了不少,看着叶修身后的尾巴摇来摇去,有点想去追着玩,他一颗小小的虎头随着叶修尾巴上下左右摆动。等叶修忙完回头一看,韩文清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尾巴转向身后,特别失落,他好笑的揉了一把韩文清的头,打趣他是吉祥物,随机被黑虎掏心击中,当然,力度全无。
韩文清在洞里不分日夜,变回幼虎加上渡劫耗了他大半精力让他行动极为不便,他每天被叶修抱着在怀里揉捏,听他各种编排他薄情寡义抛夫弃子狠得牙痒痒的,有好几次忍不住都拿叶修的胸口磨牙,对比他毫无愧疚,仗着自己还是幼体,放飞了一把,反正叶修也乐在其中,每天变着花样逗他。
韩文清断了荤腥多年,修练后也时不时辟谷,但是他现在变回了幼体,五谷庙又开始工作了。
一开始他浑身发软无力他还以为是渡劫后遗症,叶修也没去在意,毕竟他跟韩文清一样。直到有天晚上韩文清半夜饿醒,跑洞口啃草他才惊觉,看着半睡半醒的韩文清嘴里叼着几根草,委屈的抱着尾巴趴洞口,夜露浓重,把皮毛打湿,叶修心疼得抱着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韩文清回了洞,拿毛巾擦干塞回被子里升起狐火在旁边烘着,半夜溜去山脚羊圈挤奶。

←_←后续有想的,只是当时赶着下班,当时设想是老叶带着老韩回自己狐狸洞养着,为了顾及老韩感受对外说自己要修行把洞口封了挖了个新洞,每天偷偷溜出去给老韩带新鲜食物,日常抱着老韩各种揉啊,各种对着老韩苦情男主play,比如你妈不爱我了,我小时候他对我多好啊,多让着我,结果我一化人性他就把我搞出洞让我自力更生,要不是我天赋异禀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老韩不能说话,只能肺腑,我特么当年把你当弟弟养你却只想着上我!!!

评论(1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