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真实的

有什么感觉不对么

南风瑾在心里问自己,真实的触感,温热的体温,贴合的嘴唇柔软富有弹性,在体内横冲直撞的欲望每一下都顶在前列腺上,他的身体迎合着,一如往昔。

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很好的照顾到了自己所有的需求,撩拨起所有的欲望。

南风瑾迎着灯光看在他身上驰骋的人,灯光太刺眼了,他闭上又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没有粗重的呼吸,没有强劲的心跳声。

有什么不对?哪里都不对,但他存在了。

他自我放逐,如疯子般活在这间屋子了,跟一个按照真人比例制造出来的机器人,活在被时间放弃的角落里。


评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