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鲤钟(tbc)

道观原先并不叫道观。

老道士带着钟阳在此挂单时道观已经破落了好几十年,老道士背着手仰头看着挂在门楣上的半截牌匾,道观两字已被风尘掩埋,老道士用手上的拂尘一扫,掩在尘土中几十年的牌匾重见天日,漆在字上的金粉剥落得零零落落,看着有些让人不舒服。但修道之人大多不在意这类身外之物,老道士在门口站了片刻,便牵着钟阳的手走进了道观。

山下的人都在说老道士有本事,镇得住妖。

老道士来之前道观就已经出了名。

谁家的汉子曾在夜里去了道观碰见了妖魅被摄了魂,回来后两眼发直,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玉儿还是瑜儿的,不到三天就去了,又有谁家汉子去了道观后整日就想往水里扎,三四个精壮的汉子都拦不住,时常让人挣脱了去。

老道士来到此地那日正好遇见了,拿了符纸在人眼前绕了几个圈,就见人全身脱力瘫倒在地,妻儿老母围着老道士千恩万谢。

老道士一甩拂尘,回了礼,带着钟阳上了山。

钟阳是通阴阳的人,道观在他眼里是被黑雾遮盖的,他以为老道士带他来此是来降妖伏魔的,但老道士进了道观后,便住下了,对于那黑雾之事,不闻不问。

他不解的问老道士为何来此地,老道士摸着山羊胡,回他两字,因果。

即是因果,钟阳也不再问,老道士做的事,总是有他的道理。

老道士让人在道观中挖了个水池,从后山引来活水,又移了几株荷花养在水里。

水池完工后老道士驱散了人,从袖子里掏出颗金澄澄的珠子沉入水底,钟阳看着满道观的黑气在珠子旁边聚拢,逐渐成型,一尾黑鲤在水底一动不动,老道士让钟阳伸手入水,黑鲤一口咬破钟阳手指,吮了几口血,黑漆漆的背上生出了金线,在日光照射下夺目极了。

老道士说这就是因果,你前世欠了他的,今世得用精血还他。

钟阳仰头看着牌匾,老道士说那是他前世那孽缘砍的,前世之事,老道士也没经历过,他只是听从他师傅的嘱托找到钟阳,将他带回道观。 老道士的师傅是钟阳前世最小的徒弟, 此间之事,他也并不知晓多少,他知道的大概也只是口口相传的,故事的轮廓。

老道士的师父跟他说钟阳前世半人半妖,前半生恨妖入骨,后因何事与那妖孽纠缠半世也无人知晓,只知后半生人妖殊途,那妖孽一剑劈了牌匾就失了行踪,钟阳前世就守着道观过了一世,死前让老道士的师傅遣了道观,并托他找到自己的转世,带回道观。

既然是还债,钟阳便每日准时将手伸入池中让那尾黑鲤咬一口吮几滴血,黑鲤身上渐渐附满了金鳞,钟阳知道不久后它就会破水而出。 那日钟阳将手伸入池中,那尾鲤鱼已经只剩额头那一片还是黑鳞,待它咬破钟阳手指之时,额头那一抹黑也被金鳞完全覆盖,他知道债已两清。
钟阳负手站在水池前,池水翻着金光,不多时一抹纤长的人形立于水上,是个好看却又冰冷的男人,他用细长的眼睛打量钟阳半晌。
“你不是他,却也是他。”男人开口,再也不看钟阳一眼,回了水中。
日子对钟阳而言并没有太大变化,只不过是黑鲤变金鲤,而他再也不需要以血饲鱼。

老道士在年前仙游了,钟阳自然而然的顶了他的位,他生来便是个适合当道士的苗子,冷情冷性无欲无求凡事顺应天道。

白锦黎有时会来找他喝茶,但最多的事唠叨他跟他前世的事,他从白锦黎嘴里听到了那些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往事。
钟阳是个很好的听众,他从不打断白锦黎的回忆。
他听白锦黎讲他跟小道士的初遇,那人像团烈火似的,一上来就直接拔剑劈向白锦黎,那时小道士家中还未遭遇巨变,他恨妖怪恨得很。钟阳看着白锦黎嘴角染上了笑意,他讲小道士第一眼就将他烧得丢兵卸甲,再无招架之力。
他那时像个无赖,小道士打不过他,也摆脱不了他,他就常突然出现,撩人一把,把人逗弄一番后看着人一双透亮的眸子染上火,眼睛里满满的只有他一人时,才带着一丝窃喜潇洒走人。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