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他想说你别哭了,烦,但人刚死全家,这句话顺着他的咽喉进了他的胃消化了。他麻木看着他爸妈跟那哭包爸妈的尸体整齐的躺在殡仪馆那些抽屉里,他想说我也想哭啊,我也刚死了全家,哭包一手紧紧攥着他衬衣的下摆,一手擦着好像永远流不完的眼泪一样,他看着心烦,一手掩了哭包的脸,手掌很快被濡湿,他听到他的声音飘开,他说哭包你先去跟你师傅住一段时间,等你成年了我接你走,你爸妈临死前让我照顾你,我现在得先稳住公司,没办法照顾你,你等几年。掌心被一声闷闷的“嗯”震得发麻,林平之就这么陪着陈靖仇在太平间哭了半个小时,他想这人真能哭啊,湿透的衬衣袖口粘在他手腕上,潮乎乎的,他红了眼眶,终究还是偏头悄声的哭了起来,跟陈靖仇的哭声交融在一起。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