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极度重犯同人 李当X马克斯

其实直至今日max都不能准确说出那个人的姓名,有段时间是记得的,李当在电视上出现一次,那个被他们杀了的人的名字就会出现一次,情绪激动的人群被警察隔离在安全距离外,李当被簇拥着走进法院,脸上没有一丝波动,max却觉得他在李当眼睛里看到些迷茫无措,他应该无措的,毕竟才十七岁,最后判了二十多年吧,MAX努力回想着审批的结果,想不起来也就不去想了,反正也快出来了,雄哥在他的恳求下,打通了关系,刑期减至十二年,他深深的吸了口烟,但毕竟不是免费的午餐,max看着盒子里的火箭筒冷笑,表忠心这种事,每个做大的都让手下干过,不过人刚放出来就要人去做票大的,就有点没人性了,不过max不会当着雄哥的面说,毕竟是一直以来跟他相依为命的大哥。

李当拒绝的时候max其实并不意外,但他还是循例劝了他一次,不接受,没办法只能自己动手了,他坐着渡轮上看着卫星电视里被通缉的李当,想着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再见面的情景大概有些英雄救美的感觉,不过李当大概不领情的,他挑眉,带着李当逃走,雄哥总会在适当的时候打来电话,他用余光扫了眼跟雄哥谈判的李当,看来是失败了,毕竟雄哥让自己杀了他。

杀人去哪里最好?十个混黑的有八个会跟你说,当然是出公海啦, 方便嘛。

做了十几年老友,践行酒不能少的,他开了瓶红酒灌了一大口后递给李当。间接接吻啊,看着李当直接接过红酒瓶灌的时候max还有闲心在心里调侃。

今日阳光大好,李当的板寸在日光照射下有些毛绒绒的感觉,有点像他们十二年前动手的前一夜,他跟李当缩在昏暗的房间里开了两瓶啤酒喝,他们可以看到对方眼里的不确定和迷茫,这不像平时的他们,但平时的他们是怎样的?max一时也说不出来。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他们抱着对方撕咬了起来,铁架床太容易发出声响了,到最后他们只能缩在被子里安静的接吻,全身的温度仿佛都只汇聚到嘴唇上一样,嘴唇像被融化的橡胶胶着在一起,心跳的声音在突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特别明显。

他开枪的时候李当那个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他差点破工,没办法,下不了手也得意思意思开枪,不然回去难交代,他难交待,李当也一样难交代。不过大概没下次了吧,老大们不会老是跟你额外的机会。

在很久之前他就回不了头了,他跟李当这么说,然后淡定的把人送走。

最后?最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大概就是他表忠心,李当要洗冤,枪林弹雨,一个死一个活。

可惜不是死在他手里,啧。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