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任一凡总是会突然想起一些被称为往事的事,一如现在他看着玻璃上的雾水,陷入了回忆。即使在冬天,情人们也热衷于见面,那怕只是隔着窗看着对方。他跟南风璘灼热的呼吸在玻璃上激起一片雾气,他觉得好玩,在玻璃上留下了唇印。南风璘看着那个唇印,对他笑了笑,把嘴唇对准那个唇印的位置亲了下去,停留了好久,久得任一凡再次贴上玻璃,久得任一凡觉得玻璃变得有温度,久得他觉得可以一直这么下去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