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醒送月予君

常年不发车 发车就熄火 新手上路管杀不管埋 一个特别纯粹的人 整日里就想看我家攻和我家受白日宣淫夜夜笙歌浓情蜜意蜜里调油又甜又辣的干几炮 特别懒 一生放荡不羁爱作死

黑历史啊黑历史羞耻普雷啊羞耻普雷

叶开颇为不安的扯了扯领子,头上的流云鬓精致松散,恰好遮住了他的喉结和有些棱角的脸庞。南宫翎选得衣服也是颇为合身,宽松有致,红得耀眼。胸前的窝窝头是特意让人做大点的,藏得严严实实露不出破绽。叶开在心理暗暗打气,绝对要抓到那个登徒子。

戌时的更鼓已经敲起,叶开穿着艳丽的红衣,化着精致的妆容走在人烟稀少的小巷子中,依着南宫翎的教导故意走得一步三扭腰,天知道他为了走出南宫翎要的感觉被折腾了多久,一向好心肠的叶开决定,等抓住那登徒子后,直接扔给疼南宫翎疼入骨子的南宫博和南宫翔,让他受个大教训以后才不敢乱来,如果那人还有以后的话。

三天前南宫翎被调戏了,在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里,那名登徒子轻功十分好,在调戏完南宫翎后居然能避过南宫翎的剑悠哉的跑掉。孔雀山庄的宝贝千金小姐几时受过这种污染,于是南宫翎在大半夜愤愤不平的闯进了叶开和傅红雪的竹屋。

叶开对南宫翎一直怀着愧疚,加之南宫翎又是他当亲妹妹一般疼的人,听了这事立马在南宫翎面前发誓,帮她抓住那个登徒子,好好教训他一顿。于是接下来两天两夜里,叶开被南宫翎抓回孔雀山庄,做了一系列特训,让叶开能最大的勾起那登徒子的欲望,这也是叶开为什么会穿着女装走在阴暗小巷子里的原因。

叶开手上拎着的灯笼有些摇摇晃晃,烛光也开始有些暗淡,一明一灭闪得厉害,叶开开始觉得不耐烦了,所幸猎物已经开始慢慢步入了陷阱。

傅红雪坐在茶楼二层观察着下面巷子里的动静,南宫翎坐在他旁边紧紧的盯着走过巷子的每一个人。傅红雪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观察着叶开,叶开时不时把散披在肩头的头发聚回胸前,叶开时不时把领子抓紧,叶开时不时看着灯笼发呆,叶开开始觉得不耐烦了。

南宫翎在看到一名男子走近叶开时扯了下傅红雪的袖子,傅红雪会意点头,施展轻功落那名黄衣男子身后,就像落叶落地,轻的让人无视。

叶开在那名男子的手摸到自己时就把他抓住了,不过基于他现在的装束他只能装成娇滴滴的女声大喊,傅红雪纵身上前,扭住男子的手腕将他扔向较为人多的地方,搂着叶开的腰紧随而出。南宫翔说,做戏做全套,叶开不反对,他也不会反对。

男子落地瞬间,周围许多人立即将他围住,交头接耳不明就里的看着他。随后便看到一黑衣背刀的男子搂着一个红衣女子出现,红衣女子像是受了大委屈似的埋在黑衣男子胸前哭着,黑衣男子黑着一张脸,横扫全场,目光阴冷,活像阎王爷,众人几乎觉得自己深陷地狱。

所幸红衣女子开口了。

叶开在狠狠掐了自己几把后,终于把脸从傅红雪胸口抬起,现在是在声讨登徒子,决不能笑。他摆出一副小媳妇委屈样,憋出尖细的声音,一边用袖子擦着眼泪一边委屈的哭诉道,“奴家与相公好好的逛着街,岂料这登徒子居然……居然…..呜呜”一句话说得支离破碎,配着滑过脸庞的泪水,把围观的大老爷们得满腔侠义之情都激发出来,抓住那趴在地上的黄衣男子就是一顿好打,直打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份,而叶开早忍不住又趴回傅红雪胸前,紧紧掩住嘴巴,怕笑声漏了出来。傅红雪见叶开趴在胸前忍笑忍得全身颤抖,也是无奈一笑。见打得差不多了,傅红雪便把人拎起来,扔给在一边看热闹的南宫翎兄妹,毕竟再不找个地方让叶开大笑,叶开怕是会成为江湖上第一个憋笑而死的大侠。

于是在围观群众的目送下,黑衣男子搂着颇为害羞的到现在都不再抬头的夫人走了出去。隐约看到那位夫人的身体还在颤抖着,围观群众怒目看向被打得奄奄一息的黄衣男子,在心理狠狠唾弃鄙夷他。

叶开随意的把发带咬在嘴里,离开巷子后他跟傅红雪直接施展轻功回到竹屋,傅红雪去烧水给他洗澡,而他则在拆头饰换衣服。头上的饰品多得难以想象,叶开突然同情起了南宫翎,天天要顶着这么多东西出门,真是辛苦。手上的动作渐渐粗鲁了起来,带离了几根头发,傅红雪一进来就看到叶开撅着嘴跟头饰较着劲,眼睛因为扯到头发的原因又蓄了些水汽,像是快流出来了,刚才哭红的眼眶要是再红点,可就不行了。

傅红雪及时解救了叶开的头发,他把叶开的手拨开,替他细心的解开缠在头发上的发饰和头带,他突然觉得他和叶开像是一对新婚夫妻,于是他笑了。

傅红雪很少说情话,叶开也很少听到傅红雪说情话,除了表明心迹那天,所以他傻住了。

叶开看着傅红雪的脸越来越近,直至他们额头相抵,傅红雪说,你看,我们像不像是洞房花烛夜的新婚夫妻。


夜雨无声(居然番外比正文先有题目岂可修)
春雨总是特别的粘人。

叶开艰难的仰着头向窗外望去,绵细的雨滴顺着窗沿滑进屋里,留下蜿蜒的水痕。叶开盯着水流出了神。身后人像是察觉到了叶开的分神,恶劣的往前一顶,正正擦过身体里敏感的某个地方,叶开不由得喘了口粗气,身体顿时失去大半力气,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前倒去,身后人赶紧搂住叶开的腰,把他按回自己胸前,过快的动作加上叶开自身的重量,叶开身体内的某处再次受到冲击,叶开忍不住泄了出来。



评论(4)

热度(1)